西部知青论坛公告 精华 意见  留言精华栏目赵老与西部知青网 → 为了老人的嘱托!


  共有590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为了老人的嘱托!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滴水湖畔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贴子:15 积分:61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0/5/17 20:30:00
为了老人的嘱托!  发贴心情 Post By:2010/5/18 13:38:00

 

为了老人的嘱托!

余杰

 

        被誉为“知青之父”的赵凡走了!

    4月下旬以来,当得知老人去世消息后,全国各地知青们用不同的方式在表达自己的悲伤之情。30年前,赵凡为我们知青所作的一切将永远留在我们的心里!

    去年,《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山旭写了一篇《“知青之父”追忆知青大返城始末》的文章。在文章的一开始是这样写的:

 

    北京三里河白沙沟小区10号楼,《瞭望东方周刊》记者与92岁的赵凡相对而坐,一点一点回忆30年前的线索。有时候实在想不起来了,又没有材料可以参考,老人就仰身靠在沙发上,叹息道:“现在没人研究这些了。”

 

   “现在没人研究这些了。”

    这是感叹、是伤感、是无奈、更是一种期盼----是对于我们曾经经历大返城的知青们的一个嘱托!

    我们不能使老人失望啊。

    我们不会忘记当年是赵凡面对上千名知青们发出的声音:“你们的合理要求是应该得到满足的!”。什么合理要求,就是一句话:我们要回家!从那一刻起,千百万知青的命运发生了决定性的改变!一位知青朋友李勉在悼念赵凡老人的时候是这样描述我们当时的心情的:“当时的我们犹如没顶的溺者抓住了救命绳索,身陷魔窟的犹太人逃出了‘奥斯维辛’,那一份感激,那一份庆幸,若干年后回想,依旧历历在目,依旧难抑激动。”是的,我们不会忘记,我们永远怀念这位老人。凡是为人民做了好事的人是永远活在人民的心里!

    与赵凡有着密切关系的、发生在上个世纪末的云南知青大返城,是一件值得研究的大事件。至少有这样一些至今仍有其研究的价值:

    1、这是自从共和国在1949年建立以后,有将近5万人同时为了一个诉求,采取一个共同的行动。这可能空前绝后的一例。为什么会发生?怎样发生的?今天我们应该吸取哪些教训?

    2、在这次大返城风潮中,是老百姓的诉求达到目的一次,也是得到执政者认可的一次。可以说是取得“双赢”结果的一次。今天我们将这件事情放到当时大环境里去看,有着许多我们已知和未知的历史,有着许多值得今天探讨和借鉴的历史教训。怎样对待老百姓的诉求?如何合情合理因势利导地解决复杂的问题?在处理和解决百姓诉求中做到“双赢”的理想化结果?都值得我们好好去研究。

    3、最终的结果是知青可以回家。能够公开看见的文件是在1979年的2月,中央和知青所在的各地政府下达了一些文件里同意知青“有条件”的回城。但是在此之前,知青大返城已经形成了势不可挡之势。就是说在当政者还没有同意之前,人们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行动。这个特殊的情况在中国也是很罕见的。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这样的结局?

    4、大返城的许多问题至今还是一个迷。争论也在一直持续。许多当事人都健在,有的讲述了当年的往事,也有的至今对此保持沉默。公开的出版物里对此也有不同的看法。中国1700万知青的大迁移,在人类文明史上时罕见的。而结束这场大迁移的是云南的知青,这里就有许多为什么,值得我们好好去研究。 

    还可以说出一些理由。

    赵凡老人谈起这些往事的时候,发出了“现在没人研究这些了”的感叹,值得我们深思。

    为了老人的这一嘱托,我们作为1978年云南知青大返城的亲历者,有责任和义务把这些历史记录下来。现在对于这个问题的各种争论很多。有些问题按照今天媒体管理的要求又很敏感。当事人在以后的种种不同的生活轨迹带来的一些负面的效应也使得我们对于这场运动的评述有着不少的困惑。这些都不是我们回避这个问题的理由。对于这段历史的研究会继续。许多问题至今还是一个迷。对于云南知青大返城的评述,现在缺少的一些深度的研究文章。我们既可以从宏观的角度来研究,也可以从某一个侧面来由小见大评述。这里将有许多我们可以研究和探索的问题。

    为了老人的这个嘱托,作为曾经的知识青年,我们更有责任和义务将这场已经过去30年的上山下乡运动历史记录下来。 对于上山下乡运动的起因、上山下乡运动的历史分期、上山下乡运动的结束的原因、对上山下乡运动的评价等需要多角度、跨学科的研究探索。发生在中国土地上的这场上山下乡运动不是一个孤立的单独的命题。包括对于“文革”的研究、真理标准的研究等等。这些问题无不与知青上山下乡问题有着密切的联系。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量的历史资料不断涌现,为我们的研究提供了更多更新的原始素材和依据,对于一些长期以来存在争议的问题能够提供有力的证据,以便于分清是非,理清思路,提出新的见解。所以,我们现在看知青问题,应当把它放在一个更加广阔的历史舞台上去考量,就事论事难免有不准确和不完善的地方。上山下乡的命题本身也不能绝对地以好和坏来盖棺定论。 

    今天,伴随着上山下乡40周年、大返城30周年的各种各样的活动激起了我们许多回忆和思考。然而,在高潮过去以后,我们又回归了一种平静。知青的话题,也许会伴随我们这一代人。但是对于知青以及上山下乡的研究也许会很久很久。朱政惠先生指出:“什么是知青学?应该是一门研究中国知青历史的特别学问,是以20世纪这一特殊历史过程和相关特殊群体为研究对象的学问;通过专门探讨,旨在总结共和国发展进程中这一特殊历史现象的实际内涵和历史影响,纠正以往形形色色的错误思想和方法,挖掘、积累宝贵历史经验,推进当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健康发展。”(见《上海知青网》)对于知青问题的研究是一项长期的任务。不仅仅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和义务,也是将来人们会很感兴趣的一个研究的课题。也许我们这些当事人的研究有着一定的时代局限性,那么我们的后人会研究出更加科学的、准确的结论。而这种研究是长期的、永久的。我感到研究这个话题至少有着这样的几个现实意义:关注民生的重要意义;各项政策的人文性;信息公开和民主化的进程;谨防历史的悲剧重演等等。

    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应当用自己的行动来告慰老人----我们在行动!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姑老河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贴子:126 积分:40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0/4/27 10:07: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10/5/18 17:24:00

以下是引用滴水湖畔在2010-5-18 13:38:32的发言:

为了老人的嘱托!

余杰

 

        被誉为“知青之父”的赵凡走了!

    4月下旬以来,当得知老人去世消息后,全国各地知青们用不同的方式在表达自己的悲伤之情。30年前,赵凡为我们知青所作的一切将永远留在我们的心里!

    去年,《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山旭写了一篇《“知青之父”追忆知青大返城始末》的文章。在文章的一开始是这样写的:

 

    北京三里河白沙沟小区10号楼,《瞭望东方周刊》记者与92岁的赵凡相对而坐,一点一点回忆30年前的线索。有时候实在想不起来了,又没有材料可以参考,老人就仰身靠在沙发上,叹息道:“现在没人研究这些了。”

 

   “现在没人研究这些了。”

    这是感叹、是伤感、是无奈、更是一种期盼----是对于我们曾经经历大返城的知青们的一个嘱托!

    我们不能使老人失望啊。

    我们不会忘记当年是赵凡面对上千名知青们发出的声音:“你们的合理要求是应该得到满足的!”。什么合理要求,就是一句话:我们要回家!从那一刻起,千百万知青的命运发生了决定性的改变!一位知青朋友李勉在悼念赵凡老人的时候是这样描述我们当时的心情的:“当时的我们犹如没顶的溺者抓住了救命绳索,身陷魔窟的犹太人逃出了‘奥斯维辛’,那一份感激,那一份庆幸,若干年后回想,依旧历历在目,依旧难抑激动。”是的,我们不会忘记,我们永远怀念这位老人。凡是为人民做了好事的人是永远活在人民的心里!

    与赵凡有着密切关系的、发生在上个世纪末的云南知青大返城,是一件值得研究的大事件。至少有这样一些至今仍有其研究的价值:

    1、这是自从共和国在1949年建立以后,有将近5万人同时为了一个诉求,采取一个共同的行动。这可能空前绝后的一例。为什么会发生?怎样发生的?今天我们应该吸取哪些教训?

    2、在这次大返城风潮中,是老百姓的诉求达到目的一次,也是得到执政者认可的一次。可以说是取得“双赢”结果的一次。今天我们将这件事情放到当时大环境里去看,有着许多我们已知和未知的历史,有着许多值得今天探讨和借鉴的历史教训。怎样对待老百姓的诉求?如何合情合理因势利导地解决复杂的问题?在处理和解决百姓诉求中做到“双赢”的理想化结果?都值得我们好好去研究。

    3、最终的结果是知青可以回家。能够公开看见的文件是在1979年的2月,中央和知青所在的各地政府下达了一些文件里同意知青“有条件”的回城。但是在此之前,知青大返城已经形成了势不可挡之势。就是说在当政者还没有同意之前,人们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行动。这个特殊的情况在中国也是很罕见的。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这样的结局?

    4、大返城的许多问题至今还是一个迷。争论也在一直持续。许多当事人都健在,有的讲述了当年的往事,也有的至今对此保持沉默。公开的出版物里对此也有不同的看法。中国1700万知青的大迁移,在人类文明史上时罕见的。而结束这场大迁移的是云南的知青,这里就有许多为什么,值得我们好好去研究。 

    还可以说出一些理由。

    赵凡老人谈起这些往事的时候,发出了“现在没人研究这些了”的感叹,值得我们深思。

    为了老人的这一嘱托,我们作为1978年云南知青大返城的亲历者,有责任和义务把这些

   

   

不是早已经就有了这本记实的书了吗?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飓风刮过亚热带雨林》云南农场知青回忆录,经历了三年准备,总计78万字,152幅图片,

  虽然它无华丽的词藻,但却全是真实的记载,是那段历史的再现;

  虽然它的作者都不出名,但都是那段历史大事件的亲历者。

  这是一部值得一阅的书;是值得保存的历史记念;是具有珍藏价值的书。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黄军永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贴子:1583 积分:2278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3/6/25 19:13: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10/5/30 17:51:00

 

 

     对于有这段经历的所有知青都会有着刻骨铭心的感慨!在新中国的岁月里;百姓集体的“诉请”能在大范围的“准允”,不敢枉说“绝无仅有”(知情权有局限);至少可以说是“屈指可数”。《飓风刮过亚热带雨林》的出版确确实实为历史的真实记载留下了珍贵财富,是还原、再现当初情形的见证。这本书的编辑和所有为之努力的参与者为之付出的艰辛肯定是有价值的!赵老的心愿应该能得以实现!



原二师七团五营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1943jun/IMG]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