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部知青论坛西部知青论坛知青文苑(原创) → 南加州《知青》选登


  共有2159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南加州《知青》选登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南加州
  3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朋友 贴子:25 积分:6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8/3/20 0:48:00
[董平地原创]返城之后——心灵的失落与人生的开拓  发贴心情 Post By:2008/3/27 13:50:00

    94级时,班上有一个来自莲花山下的女孩,她叫小芹,特瘦小,也很内向,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学生。班上的好些学生都不屑与她交往。但她特用功,最与众不同的是她的那双眼睛,上课时睁得大大的,深黑的眸子里永远都闪烁着求知的火花。记得那年暑假她给我留下一封信,说因家庭贫困不能再读书了。她非常感谢两年来老师和同学们对她的关照。我为她的这个意向很是焦虑,更为她父母亲的短视气恼,决定亲自到她家去做工作。

    下了公交车,搭运化肥的手扶拖拉机在山道上颠簸半日,前面还有l5里山间小路。头上烈日高悬,我穿行在比人高的包谷地中,脸、颈、手膊不时被包谷叶拉出道道血口子,嗓子也干得要冒烟。终于,在一山坳处,我找到了小芹的家。但见低矮、破旧的干打垒墙上,开着几个小洞当窗子。小芹的弟弟,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坐在柴草堆上正啃着生红苕:她的妈妈,一个赢弱的农妇坐在门坎上搓草绳,双手像是开裂的松树皮:她的爸爸,一个老实巴交的汉子,全身尘土,两眼直直地望着我,无一句语言。小芹看到我,惊愕得不知所措。我仔细地看看一月不见的小芹:面容憔悴,头发枯黄,她刚割了一大背猪草回来,破旧的衣衫浸透了汗水,耳边发髻上还挂着几丝青草。在呛人的叶子烟味和涩口的包谷酒的弥漫中,我得知小芹以前读书,是靠她舅舅在外边建筑工地打工,前不久她舅舅因工致残,黑心包工头只付了部分医药费,便将他舅舅赶出了工地。长久的沉默,屋里的空气像是凝固了。透过小窗洞望出去,莲花山顶上笼罩着厚厚的紫色阴影。

    回来后我八方奔走,终于从团县委的“扶贫解困资金”中,为小芹争取到了一个名额。复学那天,他的爸爸给我背来了一大背兜土耳瓜,抓着我的双手不停地摇:“感谢共产党!感谢共产党!”几年后,小芹从学校毕业,在玉溪河水利枢纽工程某电站找到一份工作,并寄来一张彩色照片:两条小辫子调皮地搭在两肩,瓜子脸上带着羞涩的笑容,那双深邃的大眼睛是那么专注明亮,像两颗空灵的水晶。刹时间,巨大的幸福感充盈了我的心魂。

    我最喜欢一句名言:磨难是生活的教科书。磨难修身,可辨人间清浊:贫寒砺志,能知天下兴亡。靠执著挤进梦寐的学堂,靠才华追补生命的质量,靠自强凸现人格的魅力,靠拼搏赢得众人的赞赏。

    二十七年来,我与我的学生们一同成长。学生们有的已到国外深造,有的担任了市、县各级领导。我的工作也得到了学生、社会、各级领导的肯定。迄今为止,我在国家级和省、市级各种刊物上发表过十余篇各种教学教研论文,并与赵光昭、杨炳贵等先生共同编著多本学生参考用书;我三次荣获雅安市委、市政府和名山县委、县政府授予的“优秀教育工作者”和“先进教师”称号。

激流有浪花才更美丽,人生有风雨而更辉煌。我要感谢云南边疆八年艰苦生活的磨砺,如果说它并没有给与过我们多少欢喜与快乐,那也要感谢它给予了我们那么多的痛苦,它使我在人生的道路上始终不渝地奋斗,有一种永不服输的精神,这就是可贵的知青精神。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简介】董平地,四川省成都市知青。1 9 5 41月生于成都,1 9 5 8年父母因“反右运动”被下放到四川省名山县。此后与外婆相依为命,1 969年至1 9 7 1年进入成都2 4中学学习。1 9 7 1年到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二师七团三营四连戍边,历任文书、队长。1 9 7 6年调任七团实验站任连队指导员。1 9 7 9年返城后先后在名山县蒙阳镇中学、名山二中教书,现为中学高级教师。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南加州
  3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朋友 贴子:25 积分:6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8/3/20 0:48:00
[周明霞原创]坎坷求学路  发贴心情 Post By:2008/3/27 18:20:00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坎坷求学路

周明霞

    30多年前一个夏天的夜晚,在工厂职工食堂昏暗的灯光下,一位年轻的姑娘伏在水泥桌子上抄写着什么;深夜的铃声中,下中班的工人们敲打着饭盒走过,上夜班的人们正打着哈欠往车间里去;  四周一片喧嚷,而那位姑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忘了身边的一切。那就是我,初一学历的回城知青。

   在那个被剥夺了受教育机会的年代,我无奈地将黄金般的青春年华消耗在日复一日的繁重体力劳动之中,除了毛泽东选集没有别的书看。不知什么时候,我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关注我,他是我父亲中学时代的同学,因言获罪成为右派,被从银行踢到工厂车间接受劳动改造,工人们叫他刘老师。我们很快成了忘年之交,那些愉快的交谈唤起了我被压抑的求知欲望。有一天,刘老师借给我两本书:《唐诗三百首》《宋词一百首》,真是莫大的惊喜!我小心地捧着,深怕把书弄皱弄脏了。随即,我开始了迅速的动作,在不长的时间内抄录完了《唐诗三百首》《宋词一百首》,那手抄的诗词就像一股清泉,缓缓地渗入了我干涸的心田。

    推荐上大学的消息在工厂传开后,表面平静的知青们暗地里展开了激烈的竞争。我不知道那几个男同胞是如何被推荐并走进了大学,但一向不懂钻营之道的我也被推荐了。我厂女性知青比较少,她们大多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对于上大学没什么兴趣。在车间做苦工的我,早在进厂之初就因为一份颇具可读性的自传引起了厂宣传部门的注意,又因为所写的稿件让很多人在宣传栏前翘首等待下回分解,还因为被厂里送去参加市里的文艺创作学习班而引人注意。也许,这些就是被提名的原因吧。不幸的是,我只享有半个名额,另外那半个属于冶金局系统另外一家工厂的一位男性。一向悲观的我不敢抱多大希望,但还是接受了许多人向我表示的祝贺。厂里的伙伴们甚至专门为我举行了一个小小的庆祝活动,因为他们认为我铁定会离开工厂去上大学。庆祝活动的歌声和手风琴声以及廉价的红酒一时温暖了我忧郁的心。

    一个星期一的早上,我走过政工处的窗外,负责人老崔叫住我,告诉我落选的消息却没有告诉我是什么原因。记不得强作镇静的我如何去到寝室换上肮脏冰凉的工作服然后去车间干活,却永远记得老崔为我难过的目光。

    1 9 7 7年,大喇叭里播送着恢复高考的消息,那时的我,已是一个苍白浮肿的孕妇,无声地流下了泪水。我知道自己又失去了一个机会,以后大概也不会有机会了。

    1 9 78年冬的一个下午,参加电视大学英语单科入学考试。尽管自己已经自学了一年英语,在考试中仍然倾尽全力。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我走出考场后止不住浑身哆嗦,因为高度的紧张和寒冷的天气让人身体和脑子都僵了。后来的课程因为我具有浓厚的兴趣而感到轻松,最后以全班第一的成绩结业。

    1981年,国家要求我们这些文革中失学的人补习初、高中课程,那是在短时间内进行的超级填鸭式授课。虽然也有人觉得后来的考试不算难,但对于我这个天生没有数理化细胞的人来说,真是要我的命。记得当时拿起物理和化学的综合考卷,我脑袋嗡嗡直响,继而心脏狂跳,巨大的恐惧攫住了我……当然没有及格。至今记得那位漂亮的女监考老师同情怜悯地看着我。

时间在鸡零狗碎中流逝,转眼到了1 9 8 5年。厂里让我参加自学考试的学习,专业不由我选择而是根据我从事的工作来决定。当时我是一名统计员,所以就学习统计专业。本该一年完成的课程我用了四年,原因很多。从第一门课程开始,个人生活发生变故,独自带着孩子。白天要上班,下班后买菜做饭接孩子,直到给孩了洗澡洗衣服然后哄他睡着,我才疲惫地拿起书本。记得那时候正演日本电视剧《血疑》,每天晚上从各家窗口飘出那部电视剧的主题曲于我是那么恍惚,我没有电视机,也没有精力和时间,于是几年没看电视。大多数的课程我都一次考及格了,哲学和大学语文考试我得到了全班最高分,为我悲苦的生命带来一抹亮色。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南加州
  3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朋友 贴子:25 积分:6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8/3/20 0:48:00
[周明霞原创]坎坷求学路  发贴心情 Post By:2008/3/27 18:25:00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让我考了三次才及格的是微积分。文革开始的时候连初中一年级的数学课也没上完,我的数学底子是连因式分解都觉得迷糊,什么函数、曲线、无限大,听都没听说过。到后来什么行列式、矩阵,老师推导公式写满了大黑板又加上小黑板,对我来说纯粹天书!记得一次因故缺席一节课,第二次去上课的心情根本不是“绝望”二字所能形容。我够努力了,做的数学练习本子有很厚一摞。生活颠沛,没有书桌,还要躲开各种干扰。记得有几个晚上是在厨房里,坐着小板凳,趴在一张方凳子上写,台灯就放在旁边的蜂窝煤垛上,心中凄凉难以言喻。那时每年春秋两次考试,每门课一年只考一次,如果今年不及格,必须等待明年再考。功课难,时间拖得长,只好磕磕绊绊朝前走。当我终于拿到微积分考试及格的成绩单时,我激动地把那本被我揉得皱巴巴的教材扔到了半空中。

   参加自学考试的许多人都是我的同龄人,正是家庭负担最重的时候。有时候上辅导课,带来的孩子就在教室最后面玩,做父亲母亲的不时回过头去关照孩子不要大声嚷嚷。也常见到来上课的人自行车上载着为家里晚饭而采购的蔬菜。那时候去外面听大课,坐在大礼堂里几百人静悄悄,十分珍惜那样的机会。曾经有位讲授大学语文的老教授在台上说:“社会对你们不公正,你们是没娘的孩子……”台下不少人潸然泪下。

    那些年进出考场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有一次全天考试,头天晚上我生病了,一夜没睡好,上午昏沉沉去考了一门课,中午勉强吃了一点东西躺下休息,谁知睡过了,睁开眼睛一看,阳光照着整个房间,我一时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突然想起下午的考试,一看闹钟,跳起来骑车一阵狂奔!考生们已进入考场2 O分钟了,操场上几百上千辆自行车龙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四周一片寂静。我冲上楼找到自己的座位,汗珠吧嗒吧嗒落在试卷上。身心疲惫的老学生们难免失态。一次,考试铃声已经响了,一位妇女还在走廊上苦苦哀求监考老师,原来她忘了带准考证。还有一次考试结束的时候,考生们纷纷离开考室,突然一位女生坐在楼梯上大哭,显然她觉得自己考砸了。

坎坷的求学之路已经成为过去。回想起来,当时许多矛盾都凑到了一块儿,自学考试学的也不是自己喜爱的专业,但是我要说,学习成就了今天的我。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作者简介】  周明霞,女,四川成都知青。1 9 6 9年下乡到四川省西昌农村,1 9 7 1年回城。在工厂当工人多年,后从事统计工作十几年。因厌倦统计工作中的虚假数据,不愿以此作为终身职业,于1 9 9 2年辞去公职。曾在民营企业参与合资公司筹建与管理,历任总经理助理、连锁店经理、对外贸易部长、人力资源部部长等。现为某文化公司编辑。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野碗豆
  3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贴子:440 积分:798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7/11/6 23:02: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8/3/27 23:58:00

年龄大了学起东西和年轻人比是要吃力不知多少,我40多岁时参加职称资格考试的考前复习,因为是自费,特别的认真。本来自信自己基础不错且脑壳比较好使,结果至此才领教了什么叫上课,哪是上课啊,完全跟打仗一样,从上课到下课老师一句废话都不会说,只要稍微一走神,就要跟不上,又是利用晚上下班的时间去,两堂课听下来,脑壳都木了。回到家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半
  35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贴子:166 积分:251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8/1/26 18:01: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8/4/3 18:53:00

  上帝说:人与人的智力是有差别的,不要因为种种原因或脸面不承认。

  学习,需要不断加强、不断丰富、不断进步。这个过程好漫长、好漫长,需要不解的努力,常人难以做到的。所以说,人啊,认识到自己的无知是幸运,证明有自知之明,就是所说的“儒子可教也”。

  我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时不我待,干任何事都要抓紧。要有那种“只争朝夕”的气势,努力吧,同胞。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牧子
  36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中级菜鸟
等级:版主 贴子:2315 积分:3663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05/7/28 14:26: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08/4/20 14:11:00

拜读了!广西网友谢谢楼主!



欢迎访问广西知青网站——gxzq.16bao.com.

欢迎给牧子赐稿赐教——QQ396596496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总数 36 上一页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