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知青论坛西部知青论坛知青文苑(原创) → 回家


  共有362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回家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风起草鸣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贴子:210 积分:54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0/6/21 8:02:00
回家  发贴心情 Post By:2015/8/26 23:19:29

 

              ——遭遇航班延误与取消


       从日本回上海,再从上海转机去成都,期间有9个小时的待机时间。这对我这个上海人来说还正是一件好事情,我可以利用这个短暂的时间与我熟悉的故乡亲密接触。地铁已直通浦东机场,来回都挺方便,我和夫人可以去人民广场、南京东路、外滩逛一逛,也可去老城堭庙买点上海土特,或者回家呆个把小时与二哥聚一聚。在机场打电话回家,没人接电话,二哥没在家。于是我们选择了去人民广场然后一路沿南京路走到外滩,这个路线的好处在于始终没远离地铁,随时可就近找到地铁站返回浦东机场。

      从人民广场地铁站出来,老天一直在下雨。在出站口的地摊上,我们一人买了一把伞。上海的黄梅雨季节真是厉害,那不大不小的雨,你不可指望它下一阵就停,老天就像被戳了个洞似的,雨哗拉拉地下个没完没了。雨中的南京路面目依旧,巨大的广告,闪烁的霓虹,老字号的老派内敛,土豪的喧嚣浮躁一点没变。从高处看各色的花伞似流动的小船,从路的这一端一直绵延到看不见的尽头。店铺的华灯都亮了,路上的积水映着灯光霓虹,我们俩也似两只小船划入这繁华河道,随意起伏、自由飘荡,如进入梦境一般。岁月的残片似乎在这河道里泛起,仿佛又被重捞。75年那年,还是我们俩,从边疆农村偏僻的爱情小道走上了这光怪陆离的魔都中心,也是这个黄梅季节,也打着伞,也是这段路,,匆匆地采购物品,赶着在回云南农场之前把帮别人带的东西买好。这一切就像个梦,只是年龄、心境已不同。让我深深感叹;时光呀,时光,你是一把无情的刀,你把我的头发染上霜,又把我的肌肤弄松皱,使我步履不再轻快。时光呀,时光,你是一只有情的坛,你把往事沉淀密封,又把往事轻轻开启,使往事变得浓稠醇香。

      雨越下越大,撑着伞,也难挡水珠滴入身上。艰难地划行在路面,一百、永安、食品公司、和平饭店一一地划过。哦,这雨太大,可惜了我的衣裳和皮鞋,我们还是回机场吧。

      傍晚6点过回到机场,离飞机起飞时间还有2个多小时。在候机楼吃了45元一碗的海鲜面,(此面条的价格和在日本吃面的价格一样贵。)然后步入220登机口。哇!真是人山人海。跟多年前的火车站似的,座椅上已座满人,很多人拥挤在过道前,声音嘈杂,空气污染,空调似乎开得太小,人人脸上泛着油光和一股冷漠的不耐烦的表情。一打听才知,因为暴雨,前面该走的飞机都被延误了,需要耐心地等待。我看到有一些外国人也在等,其中有一个身着紧身裤的翘臀姑娘,独自一人悠闲而又迷惘地站在过道旁,玩弄着手机。时间还早,没必要跟别人挤,我们又返回三楼,上面有座位,只要注意听广播,可以安心地休息。晚上9点过了,该是飞机正点起飞的时间了,可是一点要走的信息也没有,电子显示屏上仍写着XXX航班“延误”,还有一些航班已经被“取消”。只要未被取消仍有起飞希望,我再一次下到二楼220登机口看情况,只见状况依旧,座位上东倒西歪地坐满旅客,通道登机口处挤满了人,不少人正在和航空公司人员爭吵理论。有个四川妇女哭丧地叫着;“我老爸子昨天去逝了,我要回去奔丧,你们飞机不开,叫我咋个办嘛?”有个70来岁的老头也在吼;“老子才从医院出来,病得恼火,飞机不走,我会死在你们机场!”工作人员一个个红着脸不回话。有一个可能是领导模样的人憋不住终于回话说;“旅客同志们,不是我们不想飞,整个华东地区都处在雷暴雨中,为了大家的安全请耐心等待。”听到此,我才明白飞机不能起飞的真正原因。既然天公不作美,那就耐心等吧!我可不愿意为了让你能去奔丧,大家都有可能随你老爸子去陪葬。挤出人群,回头又见那翘臀姑娘,她仍站在过道旁,低着头一脸沮丧样。我不知道她是否知晓目前的状况,看似娇嫩的姑娘已站了几个小时了,真佩服她站桩的腿功。回到三楼靠在座椅上养神,眯上双眼突然想起那个爱爆猛料的斯诺登,在未被允许入关庇护前,他在俄罗斯机场是怎么过的?深夜12点了,空旷的三楼感觉有点冷,从大落地玻窗往外看,风携着雨扑打着玻窗,形成一片片的水幕,停机坪上的大飞机正孤怜怜地沐浴在雨中。我和夫人决定还是下楼去220登机口,那里虽然空气污浊但至少不会受凉。在通道边站了一会,就有人离开座位,于是赶紧坐下来。这里依然人声鼎沸,争吵责骂声不绝于耳,我坐位对面的一个外国小伙正在和一个老师模样的中年妇女在用外语交谈,那女子流利的外语令我心生羡慕。是啊,会英语多好!在曰本迷路的时候,如果会英语也不至于搞得那么狼狈,那么着急。我的视线开始找那个翘臀姑娘,她已经不在那个大通道上,当我侧过脸看的时候,发现她半坐在自已的行李箱上,行李箱显然承受不了她全部的重量,只能半站半坐半靠墙地依着行李箱。她为啥不找个地方坐下来?站了那么久,从亭亭玉立,仪态万方,到焦躁不安一脸沮丧,再到不顾仪态,半依半靠,站无站相。找个位子坐下,不至于这么难嘛。这时,在她几步远的地方,正好有人离开座位走了,翘臀姑娘看在眼里,却没马上过去抢位置,她错失了机会,一个男人马上一屁股坐了下去。我知道外国人都很讲礼貌,她看到有人离开座位,可能会想那人可能要去上厕所,可能要去找个人,她不会急着坐下去,那样不仅有失风度更有悖于自已的教养。我自已也有这样的体会与教训,1979年,我刚从云南农场返回上海,那时上下班都要赶公交车而公交车又特别挤,尤其是下班高峰时,完全没人按序秩排队上车,我不是挤不过人家,而是觉得这样挤太失风度,就这样一让再让,这部车上不去,下部车照样上不去,直到高峰过后才上得了车。回家晚了,邻居相问,如实告之,却被狠批了一顿;“你以为自已是绅士很有风度?在别人眼里其实只是个傻B憨度!”凌晨1点过,对面座位的外国小伙子离去了,那个会讲外语的中年妇女告诉我们说,那洋小伙独身一人去张家界旅游,等了十个小时终于还是等到了.我们和她闲聊起来.她劝我们,这样的天气起飞其实挺危险的,还是耐心点等待,听从航空公司的安排.她还起说前不久翻船的“东方之星”游轮,致所以翻船就是不顾危险硬闯龙卷风。原来这位中年妇女已定居美国加州,这次回成都探亲,没想到遭遇这样的天气。我们问她是那一个航班班次,她说是下午5点过那班,已经在机场等了10多小时。聊着天时间过得挺快,突然望见那翘臀姑娘不知什么时候已坐在地上,倦在一个角落里打着电话,仔细一看那姑娘正无声地哭得伤心,眼泪直淌,面脥通红。周围人冷眼看着,一脸地冷漠。我告诉那个会外语的中年妇女,让她去安慰安慰她。她惊讶地走过去,牵着翘臀姑娘的手让她挤坐在自已的位置旁,一番安慰交流以后,那姑娘破涕为笑,难为情地和我们大家点点头。中年妇女告诉我们;“外国人大多都天真单纯,她也是从美国加州过来的,原来是晚上9点过那班飞机,受邀去成都教英语。今年才20岁,第一次出国,遇到这事,语言又不通,父母打电话来挺担心的,她一听见父母的声音就抑制不住地哭了。”是啊,语言不通,年龄又小,又不闻不问,发生了什么亊也不甚清楚,站了那么多个小时,怎不叫人伤心落泪啊!

     这时候航空公司的广播终于响了,“XXX班次的航班已经取消,请出关去领取行李,具体情况请和工作人员联系.”中年妇女站起来对我和我夫人说;“她和你们一个航班,我没法再帮助她了,只有请你们关照她。”“天哪!我们语言不通怎么关照她?”“就让她跟着你们也行。”马上要去取行李,中年妇女简单与她交待几句后,挥手告别。我们一起出关,来到取行李处,各自将行李放在小推手上,相互间没有一句交流。就在这时,有人发现我们这一批从名古屋到此转机的好多行李都淋湿了,仔细一瞧,我们的纸板包装箱都像泡过水一样,那里面装的是在日本购买的药。于是找机场工作人员交涉,机场方面答应给换包装。幸好打开后,内包装通常有瓶子,塑料袋等保护几乎没有大的损失。这一边在交涉行李淋湿的事,那一边在交涉因延误取消班机的赔偿事宜,美国翘臀姑娘站在两拨人之间,莫名其妙地呆呆望着。这时有个机场工作人员从交涉人群中挤出,我灵机一动,何不把翘臀交给机场人员。立即上前拉着那工作人员说;“这位是美国女孩,第一次出国,听不懂普通话,也搞不明白目前究竟该干什么?你们机场是否可以特别关照一下?”工作人员立即用外语与之交谈并查看了她的护照和机票,然后对我点头说;“我们会安排好的。”翘臀姑娘微笑着与我挥手告别跟工作人员出了机场。这下总算如释重负,我不由得深深地吐出一口气。你想啊,有善心却无能力,有责任却无法沟通,交给机场,应该比跟着我们强。

      已经是凌晨3点过,机场方面也无法安排我们去住宿,承诺将每人给予300元补偿费。因为我们的飞机改在了上午9点过,又要重新托运行李又要过安检没有时间去旅馆洗澡休息了。上午不到7点我们再次进入机场登机口,这回登机口改在了三楼,找好座位闭目养神。一会天已大亮,机场方面送来了早餐,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望着窗外仍在下的雨,心里不免担忧和怀疑,9点过是否能按时起飞。突然看到一架银色的飞机在跑道上加速起飞直冲上阴霾的天空,我心里如吃了颗定心丸,只要天气允许飞行今天就有希望飞回成都!然而9点过了登机口仍无动静,我上前探情况,工作人员解释说;“昨天滞留的飞机太多,飞机正按序秩排队起飞,我们这班飞机前面还有20多架要飞,每架飞机起飞用时大约15分钟,你们自已算一下大概什么时候能起飞。”我低头心算了一下,至少还有5个小时吧。回到座位上,我突然想起那个翘臀姑娘,怎么没看见她呀!于是我和夫人一起站起来东张西望地寻找还是没见着她。夫人说;“你别耽心,兴许航空公司将她改签在另一个班次了。”我想想也有道理,既然安排别人去旅馆休息,肯定会考虑另签航班班次,要不赶不上趟。登机口再一次人头涌动,不少旅客在一个瘦瘦的中年人的唆使下再次喧闹起来。他们要求航空公司加大赔偿金,在没有立即得到回应前,他又领着大伙高呼;“东航无耻!”的口号。中午12点过,午饭又送来了,同时又带来信息说,补偿金由原来的300元提高到500元,吃完饭就在登机口按名单发放。瘦猴样的中年人得意地望着大家说;“怎么样?不闹不行!”我在想,这回航空公司亏大了,雷暴雨天气应属天灾,並非人为原因,只要按排食宿就不会有太大问题和责任。但这次航空公司也存在过失,主要是;1.广播应不断地播放不能起飞的客观原因,安抚旅客的心理。2.应适当派出员工,照顾年老体弱者和一些婴幼儿,优先将他们安置。3.要热心真诚帮助旅客解决一些困难,如御寒的毛毯等,不应冷漠更不能火上浇油。上海至成都机票大约也就600多元,旅游团购应该更便宜,每人赔偿500元,等于白送我们回家了。

      下午,2点30分,我们终于登上飞机离开上海,约傍晚5点过飞机平安抵达成都。



““

支持(2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