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知青论坛西部知青论坛知青文苑(原创) → [原创] 摆摊


  共有370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 摆摊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大楠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贴子:248 积分:33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8/13 13:34:00
[原创] 摆摊  发贴心情 Post By:2015/10/9 10:46:28

                           摆摊

 

    一九七九年初,云南知青大返城开始了。八年支边犹如噩梦,不堪回首。先走的人往往调令一到就抽身走人。许多人甚至拒绝一切能勾起这段回忆的东西,扔掉所有生产和生活用品,落荒而逃。随着大返城的延续,后走的人心态渐趋平和,开始反思这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经过否定之否定后,人们更务实了。

    我那时在孟定农场五分场小学代课,同屋还有李、蒋两位知青老师。李老师会些木匠活,我们叫他李木匠,充分肯定他的手艺。目前正是他大显身手的时候。我们已到谈婚论嫁的年龄,带家具回去有助于提升自己。蒋老师长得斯文,还戴副眼镜,所以人称蒋眼镜。蒋眼镜和我都不善治木,我俩只好帮李木匠打打下手,套套近乎。李木匠人才难得,理解我们的尴尬,主动帮我们打家具。因为即将离开,学校没安排我们上课。于是,等调令和巴结李木匠,就成了我们消磨在农场剩余时光的主要活动

    尽管李木匠海涵,明摆的苦乐不均还是令我和蒋眼镜汗颜。直到有一天,事情才有了转机。那天有两个老乡来买我们的棉絮,四川棉絮板扎耐用口碑不错,而我的重达八斤,更受老乡喜爱,愿出高价购买。反正已到四月,夜间盖棉毯已足可对付,这棉絮跟随我八年还能发挥余热,千值万值。一番很策略地商谈之后,终以二十元成交。与此同时,我还有个重要发现:知青在老乡心中是现代文明的化身,他们对知青的几乎所有东西都有兴趣。送走老乡后我有所触动,突然冒出一个点子,现在知青返城,许多日常用品被遗弃,我们如果收集起来,足够开个百货公司了。更重要的是,还可改变我和蒋眼镜坐享其成的不良形象。将此想法与蒋眼镜沟通,一拍即合。

    第二天就行动,回到原来所在连队,在返城朋友的空房中仔细搜寻。只见屋顶透亮,墙壁驳离,各种物品,一片狼籍。遥想八年前大伙怀抱理想乘兴而来,与自己此刻的打算完全不是一个境界。不由得感慨人世沧桑。我边搜货边伤感,直到黄昏才满载而归。计有锄头斧子水桶脚盆雨伞手电镜子梳子等等。我们连夜擦洗,打整光鲜。

    第二天早晨,蒋眼镜腾空床铺当货架,我俩便布置起来。收拾完毕,一眼望去,居然花花俏俏,俨然一个小卖场。学校养的大黑狗也情绪激动地围着货摊团团转,然后又很有想法地在旁边撒了泡尿,我们的小摊就正式开张了。

    开业伊始,果然大受欢迎。一举成功鼓舞我俩更加勤奋地四处搜货。实践出真知,不久,我们积累了一些经验,已能识别适销对路的品种了。小摊很快步入良性循环,蒸蒸日上。随着生意越做越大,我们已不满足等客上门,开始考虑两条腿走路,主动出击,既当坐贾也当行商。

    孟定是个狭长美丽的坝子,南定河从头到尾流过。五分场地处坝尾,两边山势在此合龙,夹着南定河,形成高山、流水、峡谷。峡谷地势险要,连绵约三公里,直达缅甸。是从缅甸进来的必经之地。每逢星期日孟定赶街,边界附近的边民便会拎着鸡牵着狗背着土特产前往。近来不时有知青在峡谷设伏,静候边民前来,突然一声唿哨,众人一哄而起与边民纠缠不清。混乱之后常有些土特产失踪,有时连鸡犬也不能幸免。此类勾当经受害者广泛传布,一时闹得人心惶惶,赶街的人们路过此地都格外谨慎。这里有如此重要的战略地位和经济价值,就成了我们摆地摊的理想选址。

    接下来的星期日临近“五一”。我和蒋眼镜决心有所作为,向劳动节献一份厚礼。一大早,我俩就各打一把洋伞,提一个暖瓶,挑一副水桶,桶内装满货物就上了路。到峡谷内公路边寻得一处较为平坦开阔地势,铺开塑料薄膜,将商品摆得五光十色,再沏上茶,然后就优哉游哉地恭候嘉宾光临。不一会儿,赶街边民纷至沓来,原来在此担惊受怕惯了,如今见到正经生意人,也不免疑窦丛生,畏缩不前,生怕又中了什么计。我们连忙起身迎接,敬烟上茶,一团和气。我们这般服务相当超前,深得“以人为本”的要领,又包含“微笑服务”的元素,今天来看都不落伍,在“计划经济”时代更要使人眼睛一亮。幽静的山水,对路的商品,完美的服务和从不议价的买卖双方,这些良性因子的集合,足以把淘汰老实人的购物,变得像交朋友一样焕发出了人文气息。不出两小时,所带货物悉数售出。我俩怀揣钞票拎着鸡牵着狗背着土特产一步三摇回了学校。李木匠喜闻鸡犬声赶紧接应。然后磨刀霍霍杀鸡烹狗等等小事都由他包办。晚上结账,这些日子已卖了三百多元,成本为零。每人分一百元(相当于当时三个月工资)塌塌实实睡了。从此以后,峡谷里有两个高尚商人一时传为佳话。每逢赶街,早早就有边民在此等候我俩闪亮登场,互通有无。这是后话。

    第二天,受到刺激的李木匠家具也不打,一早就奔回原连队搜货去了。我们的队伍更加壮大,货源更加茂盛。

    因为经营有术,我们的小摊逐渐声名远扬,几乎每天都有顾客前来购物。小学校成了小卖部,生意兴隆。有天突然涌来十几个缅甸山民,一见我们鲜亮廉价的商品就如同饿虎扑食,场面一度失控。我们只好暂停营业整顿秩序。想不到这番打岔更激发了需求欲望,当他们按高矮顺序重新入场后,购物环境立刻陷入更大的混乱,排在最后那个黑大汉情急之下,竟一把抓住我晾在绳上的洗脚帕死死不放,承蒙如此厚爱,我只好草草收下五角钱成全了他。

    入行之后,渐渐体会出这行道一些弊端。首先是一发现顾客就有种莫名的兴奋,还时常兴奋过头。记得有次我和李木匠送一位挚友返城,天降大雨,我们撑伞步行二十多里到孟定车站,多年老友,情意绵绵,也不觉疲惫。车站里,一擦肩而过的老乡向我们的伞投来羡慕的一瞥,我和李木匠立即很专业地读懂了,不假思索地喊价三元,价格公道,立马成交,老乡欢天喜地接过伞很快消失在雨中。这下我们惨了,回程异常艰难,落水狗般挣扎回去还感冒一场。幸好农场是公费医疗,不然那次亏大了。

    其次为“诚信”问题。我本以为,我们都是规矩人,而且从小就接到命令,要做好事、当好人,所以,坚守诚信并不难。操作起来才知道,要抵制利益的诱惑太难了。我也做过些出格的事,甚至还把垫棉絮缝入被套冒充铺盖卖了。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担心老乡还在生我的气。可见“诚信”天条犯不得。

    离开农场以前,我们的小摊总共营业了两个多月。后来货源逐渐萎缩,而我们却被直线上升的营业额激励得头脑发昏,为了追求销售数据,连日用必需品也不惜割爱,到后来生活简直就乱套了。先是洗脸洗脚用烂布代替了毛巾。然后是睡觉时我和蒋眼镜被迫共盖一床薄棉毯,共挤一张光板小床。最后是衣着暴露。两个多月后,我的调令来了。返城时,屁股上两个大洞,一路上躲躲闪闪,忽隐忽现,好不容易坚持到昆明买两张膏药补上,才狼狈地捱回了家。

    我走后不久,小摊终因货源枯竭倒闭了。这段经历却在我心中深深扎了根。每当想起老乡买到称心商品和享受到如意服务时,那绽开的笑脸、明晃晃的眼睛和焦黄的牙齿,安慰感和成就感就在心中油然而生,抹之不去。返城后经过一年自学,我考上一所财经学院。当时财经并不热门,友人见我选择该校,颇感不解,凭你的考分够上好一点的学校,为何独选此校?我明白,是心中的摆摊情结使然,我还想把摊继续摆下去。


支持(0中立(0反对(1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大楠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贴子:248 积分:33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8/13 13:34: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15/10/9 10:54:49

注:本文曾发表于《八年》。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进勇
  3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知青服务员
等级:管理员 贴子:51622 积分:60113 威望:45475 精华:33 注册:2003/1/21 20:02: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15/12/23 11:49:00

好文章。


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