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知青论坛西部知青论坛知青家园广西知青 → [原创]六十年代考初中


  共有147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六十年代考初中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智和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贴子:845 积分:1492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05/7/28 12:12:00
[原创]六十年代考初中  发贴心情 Post By:2017/7/23 10:28:55

小学六年,我一共去过三个学校就读。一年级在安宁小学,后来大炼钢铁,把一、二年级的班级分散到其它学校,我们班全体分到了共南小学,在那里学习到了四年级,由于父亲工作调动而搬了家,我五年级的时候转学到了上国一小,直到小学毕业。上国一小是一个资深的学校,据查资料,上国一小建立于民国6年的1917年,为第一国民基础学校,附设于县立第一高等小学内。我爷爷曾经在这里任教,上国一小离我的老家茶庵村不到两里地,从村子里往东过了西平桥,我爷爷去教书步行不到十五分钟。经过六十多年的发展,我的老家茶庵村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往日日寇空袭时,市民来我们村附近的荆棘草丛躲避轰炸的荒野之地,已经成了中心城区,现在除了还住在老村的村民、家人及部分上了年纪的老人外,茶庵村这个名字已经没有多少人有印象了。那是后话。

在上国一小学习的两年时间眨眼就过去,六十年代要上初中,必须经过语文和算术两门课程考试,考试不及格的上不了中学!刚满十二岁的我那时没有觉得有什么压力,倒是老师们看起来比我们还紧张。算术老师分析了历年的考题,特别给我们分析了一道比较典型的四则运算,不嫌其烦的给我们演算,谆谆教导我们千万记得先乘除后加减、先算小括号、再算中括号、最后算大括号!我记得这道题运算最后得出的结果为零。小学的最后一节体育课我记得不是在操场上的,由于下雨,改在教室内上课,体育课的老师给我们讲故事。说的是他在民国时考初中的故事。老师说那时考生多,初中招生很少,那时的学生很努力,学习的成绩都很好,取、舍那位同学都难为改卷的老师,无奈之下有老师出了一个臭招,把试卷放到蚊帐顶上,用脚踢蚊帐顶,踢落下来的试卷才改,还留在蚊帐顶的试卷就不好意思了!语文老师是班主任,在考试前的最后一节课,告诫我们要放开,不要有什么心里压力,象平时做作业一样认真应对就可以了。为了活跃气氛,还给我们全体同学讲了一个当地的有名《涂嘴油》故事,说的是从前有某人家境平平,却爱充有钱阔气,吃饭以后就用一块肥猪肉涂涂嘴巴,到处在人前显摆说吃的满嘴流油。一天刚刚在大街上吹完牛,家里的小孩赶来大声嚷嚷说,老爸,你的涂嘴油给狗叼走了,惹的众人哈哈大笑。下课前班主任老师交代我们,明天上午男同学用冷水洗洗头,女同学用冷水洗洗脸,准时到学校集中,列队到考场。

当年的考场设在博爱小学,离我们上国一小约一里地,拐两个弯就到了,班主任和算术老师带我们去的。考试是先考算术还是先考语文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算术有点难度,特别是算术老师给我们分析的那道题赫然在其中,考试结束的时间还没有结束,我就把算术考题做完了。语文考试有什么造句、同义词、反义词等什么的记不得了,但是作文题,我清楚的记得考题是《在美国,有一个孩子被杀死》的读后感。不是吹牛,写作文我从来就不担心。发下的试卷和草稿纸一共有数张,我略作思考,沙沙的下笔,不一会,一篇百来字的作文就完成了,基本一气呵成!看看那草稿纸还是空白的,心里想,糟了!没有打草稿,不知道是不是挨扣分?想想不行,草稿纸不能空白,立刻动手把试卷的文字抄到了草稿纸上,并在上面作了故意的涂改。抄写完了考试还没有结束,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考试结束后同学们各散东西,基本、也无法再联系。

那年的夏天没有了暑假作业,可我过的也不是很潇洒,每天在菜园里种菜淋菜,在菜园里钓青蛙、到小溪捞小鱼、小虾喂狗,劈柴做饭、发面做馒头,割草喂兔子喂洋老鼠,督促弟妹们做暑假作业。有天下午大约是4点多,我不记得是在忙什么了,忽然隐约感觉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走来,仔细一看,是班主任刘老师!刘老师撑着一把油纸伞,顶着炎炎酷暑的烈日,正向我走来。我急忙迎向前去,刘老师笑盈盈的取出一份录取通知书递给我,亲切的对我说,你已经考上初中了,祝贺你!我捧着通知书,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刘老师说,我还要给其它同学送通知书,你以后要努力学习啊,我走了。我呆呆的看着老师慢慢的离去,突然我叫了声老师您等等,我急忙跑回家,取出了一张相片,恭恭敬敬的双手递给了老师,并向老师鞠了一躬,感谢老师的辛勤教诲!录取我的初中就在西平桥头,离我家老村只有半里多地。再次见到刘老师已经是是八年以后,刘老师带领学弟、学妹来单位参观。后来才知道,我们班有几位同学没有考上初中。拿到入学通知书的第二天,回老村向伯父报喜。伯父笑咪咪的向我祝贺,随手在书架上取下一本书,书名是周立波著、获得斯大林文学奖的《暴风骤雨》,在书的扉页上题了字:某侄考上初中,回家报喜,特赠保存多年的名著,以资鼓励。这本书伴随了我多年,从这本书里我认识了东北地区元茂屯的贫农赵光腚赵玉林、认识了大地主韩老六,认识了东北的土地改革的复杂与艰辛。这本书可惜给一位朋友借去,带到北京念书没有还给我。

1963年的8月23日,我带着录取通知书到七中报到。七中这个地方老人们说,民国时叫“麻风窝”,据说广西的军阀陆荣廷当政时,好吃好喝的把麻风病患者骗请到这里,很多地方的患者得知后,纷纷来投靠,后来陆荣廷把麻风患者全部烧死,埋在这里。七中那年初一年级一共有9个班,小学同班有八位同学在这里,有三位同我分在第一班。在领到了学生证后,我拿给父亲看,父亲看见学生证上校长的印章,问我校长是不是脸上有点麻?我说是。父亲说,你的校长是我上国一小的同学。




岁月是一条路,铭刻着曾经的感动.生活是一杯酒,品尝着酸甜与苦辣.用心去走路,用情来回味,跨越时空,共用新世纪的触角,去寻觅那份久违、象金子般的挚爱

服务高职师生的教案、论文、课间的好地方

http://www.kj008.com/index.htm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