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中的重庆知青P171

    0
    回复
    2524
    查看
    [复制链接]

    103

    主题

    112

    帖子

    80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03

    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22-8-13 10:3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 中国四川成都
     
    战火中的重庆知青P171



    牺牲在我怀里的班长

    黄世昌



       在参加自卫还击战的过程中,最令人扼腕抹不去的记忆,要数在战场上抢救伤员了。

      那天,我们一行七人往前线送了弹药往回赶,在经过龙山附近时,影影绰绰看见红河对岸山头上有一个人不停地用白毛巾向我们挥手。当时公路两旁都站满了一时无法推进的野战部队,我们看见后,立刻向路旁的部队首长借了一个望远镜,一看竟然是我们部队的一个伤员发出的求救信号。于是我们就向部队首长请示,是否派人去将他救下来?而部队首长却无动于衷,说不该他们管。

      当时我们都很生气,认为他们麻木不仁、见死不救,后来其他部队的首长才向我们解释说,在部队行军时各个部队有各自的任务,没有接到上级的命令是不能各行其是的。经过短时间的商量,我们一行7人果断决定过河去救那个伤员。渡河地点离舟桥部队不远,他们有冲锋舟,于是我们先派了两个人过去,向他们说明了情况。舟桥部队立刻派出一艘冲锋舟逆水而上。其余五人顺着公路跑步来到上游一公里,从我们早晨刚搭好的竹浮桥上过河。他们5人刚迂回到对岸河边的小山下时,我们搭乘的冲锋舟也到了。

      我们一行7人面前整座山上都是越南人种的菠萝,在这以前,越军在河岸一侧的山坡上都埋上了地雷。我正在提醒大家要踩着新鲜的脚印走,转身一看许忠孝,只见他正伸手要去动右边地里一小节高出地面的一个浅绿色的“东西”。我急忙大声呵斥,“别动!别动!”这时他才如梦初醒,赶紧收回了刚才已经伸出的手。好悬啊!要是再晚一步,我们可能已经都被那一枚地雷炸成伤员了。我问他为啥要用手去拿那东西?他说当时他脑壳一时间“短路”了,也不知道为啥子。

      在布满地雷荒草从生的山路上,我们小心翼翼地经过20多分钟的攀爬,终于来到了山顶。原以为只有一名伤员,仔细一看,没想到竟两山之间的山洼里一共躺着6名轻重伤员。轻的有手脚被炸伤的,重的有眼睛被炸瞎的以及腿都炸断了的……。我们简单询问了一下,他们中有两个是边防13团的,其余4人是39师116团的。除一个双腿被炸没了,眼被炸瞎了,腹部被炸伤外,其余有的还可以走。在我们到达之前,他们已经用急救带将伤口简单处理,鲜血已经渗透了包扎的纱布。于是我们又用我们随身带的急救包,再对他们的伤口作了临时处理。有一个北方口音的高个人战士,右脚被炸得没有足指拇,他告诉我们,他们负伤已经在这里呆了4个多小时了,是他先踩到地雷被伤,他们班长跑过来救他时,又踩到一枚连环雷,所以班长伤得最严重。

       我们一共上去7人,因为我们没有一副担架。下山前我作了详细的分工,除我和钟国标抬伤势最重的班长外,熊文清和李维义等其余5个人刚好每人负责扶着一个伤员往山下小心翼翼地走,我再一次叮嘱大家一定要注意脚下,踩着上山时的脚印走。我抱着班长尽量避开他受伤的胸部和头部,钟国标抱着班长已经炸断的双腿,抬起慢慢的朝山坡下挪动。其余5个伤员根据伤情不同分别采取背、搀扶、肩扛的办法开始从山顶向河边移动。

      那班长真不好抬,我们一步一步往下挪动时,看不到路面,怕踩不到脚印而踩到地雷,更怕不小心弄疼了他的伤口。经过近一个小时的走走停停,终于来到了河边。这时,我们七个人早已累得满身大汗气喘吁吁了,想到时间就是生命,我们打起精神来准备渡河。在河边,我们首先将伤势最重的班长和其它两名不能行走的伤员抬上冲锋舟。由于冲锋舟只能放下3个人,其余的伤员就只能一在我们的搀扶下往上游经浮桥过河。

      当我们驾驶的冲锋舟到达河对岸时,河岸边是一片红色的泥滩,从表面看泥滩是干的。我们当时也顾不了太多,抬着班长跳下冲锋舟,双脚一下子被泥浆陷住。红色的泥浆有二、三十公分深。我使劲一拔脚,结果胶鞋陷在泥浆里没法拔出。我顾不了许多了,干脆赤足一步一步地蹚过泥滩,将班长从河边抬到公路上。我赶紧到公路边上准备渡河的部队里要了一副简易的竹担架,这个时候又过来了两个民兵,我们四人用竹担架将班长抬在肩上向野战医院急速跑步前进。

      天呐!我的解放牌胶鞋还陷在泥浆里没有顾得上返回去拿,只能赤脚踩在公路的碎石上,脚掌被碎石渣刺得疼痛难忍。当时我只能咬紧牙,强忍着疼痛,说也奇怪,在那种环境下,没走多远,疼痛慢慢减轻了许多,最后简直被我忘记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因为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抬伤员跑路上,加上脚掌被石渣刺得神经都麻木了,所以感觉不到疼了。

      简易担架四周是用竹子做的,上面是用麻绳栓成网状,供伤员躺。班长躺在上面被我们一路颠簸,他的整个身体不断往下滑。因为我在后面抬,这时看见他已被炸断的双足在担架的横梁上不断地撞击,我心想他一定非常疼。我立刻叫大家停一下。这时路两旁部队的战士都伸头观看,我向一个战士说:“帮忙将他往上抬一点”。当时那战士却往后退,我立刻愤怒地对他吼到:“一会儿你要是受伤了,我救都不救你!”正在这时,一个干部立刻上前将躺在担架上的班长往上挪了挪。

      我们在公路上奔跑了近半个小时,终于看见设在红河岸边,舟桥桥头的一个战地医疗所。我们赶紧把伤员拍过去,看到两顶帐篷前站立了一位医生,我急忙大声叫道:“快!快!可能不行了!”边说边将担架从我们的肩上放平到地上。这时,只听见那个医生问:“哪个部队的?”我回答说:“116 团的。”“医生告诉我116团的野战医院不在这里,在下面312医院。我们说:“他快不行了,312 医院还有那么远,你就抢救一下吧!”无论我们如何好说歹说,他都是四季豆不进油盐。没办法,我们只好重新抬起班长,加快速度往 312 野战医院跑去。

      又经过两公里多的奔跑,终于找到了312 野战医院。刚把担架从我们的肩上放下,我立即上前去抱班长,喊他们赶紧去叫医生。这时班长突然很细声地说,心里难受,想喝水。我一面轻轻地给他揉着胸口,一面叫人去找水。当水拿来的时候,见他已经奄奄一息了,他微微睁开没被包扎的右眼,看了我一眼,我喂了他一口温水,他慢慢地合上了眼睛,手也一子下垂了下来。这时医生也赶到了,看了看瞳孔、用听诊筒听了听心脏说:“没希望了!”显然班长已经停止了呼吸,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顿时我五味杂陈,心里隐隐作痛,泪水顺着脸颊模糊了双眼。眼睁睁地看着一个鲜活的生命一下子就没了,班长给我留下的只是那一瞬间求生的眼神!我知道,他是在向我们告别,在向我们表示最后的谢意。当时我实在不能接受这一现实,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直到这时我才感到精疲力竭。随后我们又将班长抬到铺在地上的木板上,把他交给了负责处理后事的部队人员。然后拖着沉重的双腿,带着沾满了班长鲜血的手,噙着眼泪,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班长和木板上还躺着的其他十多名已经牺牲的解放军战士。

      后来回想:那天班长的伤,虽然很重,如果当时在舟桥部队附近的医疗所得到及时的救助?如果他们受伤后不是在山坡上呆了四个多小时?也许班长的生命可以被抢救过来。

      后来解放军报的一名随军战地记者采访我们时,我顺便将这一想法告诉了他,他把我们冒着生命危险到雷区抢救伤员的事迹写出来刊登在解放军报上,还给我们集体留了一个影。后来又托人告诉我们,已把我们的意见反映给前线指挥部,特别是舟桥部队医疗所不抢救伤员(班长)的事,首长说一定要查……

      时过境迁,一晃快四十年了。当年我们从山坡上抢救的6个伤员,即不知道他们的姓名,也记不得他们的面容,渐渐淡忘了这件事。在去年春节期间又因一个电话,又将40多年前的经历过的那一段腥风血雨,在尘封已久的脑海里唤醒。

      还在河口农场的几个朋友打电话告诉我,当年被我们救助的一个边防13团贵州籍的伤员,伤好后退伍参加了工作,现已退休。他专程前去当年受伤的地方找寻那天在异国他乡救助他们的恩人。他想当面感谢我们。虽然时过境迁,我们7个人因返城以及工作变动各奔西东,也有人不幸病逝。但是,这个执着的解放军战士,他来到河口农场,通过河口县武装部查询当年参战的农场民兵花名册几经周折,四方打探,终于找到还留在农场原单位工作的三位湖南籍已经退休的职工。

      听到这个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的消息那一瞬间,我的心情激动得语无伦次。用农场朋友的手机,在微信里我和这位当年的伤员视频聊天,互道珍重。说实在的,当年我们只做了一件应该做的事情,尽了一点自己应该尽的义务,想不到几十年后,别人还心存感激,不远千里前来感恩。世上还有比这更让人感动、让人心尉的故事吗?!参战部队的首长当时还给我们七人请功,我们分别荣获集体三等功和个人三等功各一次。再联想我后来的工作调动,这个来之不易的“三等功”,在最后关头它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人世间很多很多的事情都是因果相报!当年我们冒着生命危险进到雷区抢救伤员看似一件平凡的小事,其实是那个年代我们这一代人从小所受到的正统教育的本能所至。这件事情它告诉我们一个显浅的道理,人的一辈子要力所能及多做一些帮助别人的事情!可谓: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黄世昌:成都市第中学。

      1971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生产建设兵团16团2营7连。1975年改制后为云南省河口农场二分场七队。

    (拟稿:黄世昌 整理:沈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分类信息推荐

    更多+

    最新北京分类信息

    更多+
    Copyright  © 2015-2022  西部知青网  Powered   by  www.ynzb.com    ( 蜀ICP备08006561号-3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成都市公安局网监备案
    公网安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