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三题 长娃

    0
    回复
    337
    查看
    [复制链接]

    161

    主题

    170

    帖子

    99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95

    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23-1-22 20:3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 中国四川泸州
     
    水果三题

    长娃



    香 蕉



            那是到兵团的第二个星期天,我和几个同学走到了曼们生产队的香蕉园里,蕉园座落在河边的一块平地上有几十亩大。走进蕉园凉风吹拂,巨大的蕉叶卷曲起舞,发出“哗哗”的声响,一串串成熟的香蕉悬挂在树上,使人垂涎欲滴。我们一边惊奇地看着尽入眼帘的香蕉,一边朝着园中的小竹楼走去。走进竹楼看见楼下的小火塘里熏得发黑的水壶“噗噗”地冒着蒸汽,两个傣族老波涛(大爷)正坐在竹笆上喝茶,他们高挽着裤腿,赤裸着上身,由于他们有纹身的习惯,全身剌得花模花样,乍一看令人惊诧,仿佛是见到了印第安人。他们看见我们走进了竹楼,那长期咀嚼槟榔红得发乌的嘴唇露出了善意的微笑,“买香蕉?”一个老波涛站起来伸了伸有些佝偻的背。我们惊奇地看着他。因为他的汉话分明充满着乡土气息很浓的川味。还未等我们开口他就说起来“我是你们老乡,綦江人。” “你怎么生活在傣族人中?”我急切地问他。“喔!有20年了,跟胡长官跑来的。” “哪个胡长官?”“胡宗南司令”。“啊!”我大吃一惊,“他不是国民党吗!” “是呀!我是他们抓壮丁在沅江被打败了流到这里来的,他们从缅甸跑到泰国去了,我不愿去,我们四川不是有句话'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这个地方好歹也是中国。” “你跟家里联系过吗?” “联系啥子,我没文化连字都写不起,再说我早按傣族风俗纹了身,这模样回家还不骇死人!算了,不提家乡了,我在这里儿女一大群了。”我们沉默了,都不知该用什么话来回答他。一会儿我们听到竹楼上传来脚步声,原来那位老乡已从竹楼上端着大筐香蕉下来了。“吃吧,这些都是熟透了的香蕉,当年我们兵败后,我就是靠吃香蕉流浪到这里来的。”那位老乡把香蕉放在我们身边就一声不响地坐在竹笆上。我撕开绿黄色的香蕉皮,顿时从香蕉里散发出一股醇香的酒味,吃进嘴后清凉甘甜、沁人心脾。一大筐香蕉被我们几个知青狼吞虎咽,转眼间就见筐底了。我们吃完了香蕉,那位老乡又把我们带进了蕉林。在蕉林中老乡告诉我这片香蕉林中还混种得有芭蕉,接着他就把香蕉与芭蕉的区别告诉了我,随后就给我们每人砍了一大串足有三十多斤重的香蕉。我们按5分钱一斤的价格付了钱,神气十足地挑回连队,向那些嘴馋的女知青炫耀去了。

            连队的知青都爱吃香蕉。我们指导员是50年代的下放军官,广西壮族人。他发誓要让我们每天都能吃上香蕉,于是带领我们义务劳动广种香蕉树。几个月后,连队的房前屋后,菜地周围都种上了香蕉树,足有一千多棵,等雨季后,一千多棵香蕉迅速分裂,变成千多窝。他的誓言成了现实。就在当年,我们连队成了一个蓊郁的香蕉园,到处都挂满了沉甸甸的香蕉。每天队里的司务长都要带人把成熟的香蕉砍下来送到伙房。开饭时一碗一碗地分发到我们手中。香蕉成了我们佐餐的食物,每天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水果,我们队也因种香蕉蜚声农场。

            这时,指导员调营部去了。不久情况发生变化,队里一些知青晚上把自己房前屋后的香蕉偷砍下来,送到外队去作人情。这股风气瘟疫般蔓延,加上队里猪圈坏了,猪也跑出来拱食糟踏香蕉。我们佐食的香蕉日渐减少,最后完全消失。曾经郁郁葱葱香蕉树七零八落只剩下几棵干枯的树干,遇风吹便发出悲哀的泣声。

            当我再次走过傣家蕉园,那位四川老乡已被逐到国境线上的养牛场去了。香蕉树依然葱茏,葳蕤鲜美,满树挂果,小竹楼下那个小水壶依然在那里“噗噗”地冒着蒸汽。




    芒 果



            我们连队的小溪边有两棵三四人合抱的大芒果树,第一次我走到树下,由于文革中“芒果热”的影响,简直是顶礼膜拜。我不假思索地问一位湖南老同志:“听说芒果树三百年开花,五百年结果?”那位老同志呵呵笑了,说:“瞎扯些什么,它年年开花,年年结果。看,那白色的花就是芒果花。”我才仔细地观察芒果树,浓密翠绿的树冠郁郁葱葱,白色的芒果花多如夜空中的繁星,有的花已凋谢,结出小指拇般大碧绿的果实。我好奇地爬上了树,摘下了几十枚小芒果,又溜下了树,连洗也顾不上就放了一枚在嘴里使劲地咬起来。“哎呀!这是什么味呀!比陈年老醋还酸。”我连忙吐出芒果渣,原来未成熟的芒果竟然这样难吃。

            几个月后芒果成熟了,成熟的芒果不失为一种佳妙的热带水果。用手轻轻的撕开皮,那黄澄澄金灿灿的果肉散发出浓郁的馥香,用嘴轻轻吮吸,甜润清凉略略有点酸味。这个时候只要你到傣族的寨子里去玩,不管是否认识,那淳朴好客的傣家人都会在小竹桌上给你摆一盘芒果,芒果的种类真多,可惜很多品种我已叫不出名字了,只记得有一次在邻近曼哈寨子里,一位跟我打老庚(拜兄弟)的傣族家里吃上了他亲手栽的象牙芒果,那芒果竟然有当年“芒果热”中的芒果复制品那样大。

            我们队里的两棵芒果树在芒果成熟后,一枚一枚往下掉,一遇大风地上就会铺上一层绿黄色的芒果,一有这种机会知青们就会欢欢喜喜拿着洗脸盆水桶去捡,用不了多大功夫都会满载而归。芒果树下本是我们洗衣服提水的去处,有时我们蹲在下面洗衣服冷不防成熟的芒果会掉下来砸在你头上,你提桶水吧,它会掉在桶里溅得水花乱飞。

            芒果年年成熟,年年都有趣事发生。最有趣的莫过于有一年芒果快要成熟了,几个嘴馋的女知青把连队的一个上海知青叫来,要他上树摘芒果。这个上海知青一直想谈恋爱,可就苦于找不倒向女知青献殷勤的机会,能效劳这是求之不得的快事。他随即赤裸着上身,爬上树就开始摘芒果,就在他大显身手往树下丢芒果,引得女知青发出朗朗笑声的时候,一不小心那条原本很旧的短裤被树丫挂烂了。他连忙用手去拉短裤,谁知他脚下悬空了,不得已又慌忙地用双手抱着树枝,两脚在空中乱登,谁知那被挂烂的短裤,像两块破布片在空中迎风飘扬。他的全身无余遗漏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羞得女知青们红着脸,捂着眼转身跑了。芒果!在艰难的兵团生活中,给我们带来欢乐。




    菠 萝



             1971年5月的一个星期天早上,我们几个重庆知青到邻连里去找同学玩。途中经过一个山坡,坡上杂草丛生,杂草丛中隐没着一块菠萝地。从一些稀疏的草丛中可辨认出宽大弯垂的菠萝叶,叶中生长着未成熟的菠萝。我们好奇地走进去,拨开草丛看着地上一个个拳头般大青绿绿的菠萝,由于是第一次接触菠萝,引发出了强烈的好奇心,大家小心地蹲在地上,抚摸着身边的菠萝。全然不顾菠萝叶边已将我们手划开了一道道细小的伤痕。“摸什么,干脆砍一个来尝尝鲜,我们都没有吃过这玩意。”我们中间一个胆较大的知青说着就用牛角刀切下一个菠萝拿在了手中。“走去尝尝,”我们簇拥着他,走到一篷凤尾竹下。削皮后就吃起来。没成熟的菠萝淡而无味,如同萝卜。我们正在吃着那无味的菠萝时,一位湖南老工人正巧路过此地,看见了我们就大喊:“你们在干什么?”那位胆大的知青手里还拿着块未吃完的菠萝,面对着他,不屑一顾地说:“我们干什么与你什么相干。”“好哇!你们在偷菠萝。”老工人大声地训斥起来。“什么偷菠萝,这是地里野生的。”我们不客气地回敬了一句。“这是傣族种的你们知不知道,你们这种行为是破坏民族关系。”他说着就跑到我们中间来了,并一把抓住我们中间的一名“走,到营部去!”看见这位老工人盛气凌人的样子,我们火了。毫不示弱推推搡搡地从他手中抢过了被他抓住的知青,然后就一气跑回连队。

            当天下午我们吃过了饭,坐在一块摆谈上午的晦气事,正忿忿不平时。老工人领着营部保卫干部来到连队,气势汹汹地把我们抓起来带走了。天黑时,我们被押进会场,会场响起了:“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应该进行批判。”的歌声。随即我们一个个被揪上批判台,站在昏暗的马灯下亮相,然后就低垂着头,听凭批判。批判会上火药味很浓,我们恭恭敬敬地弯着腰,却不时有人上来指责我们姿式不端正,而遭到拳打脚踢,更有甚者连我们稚气未脱的面孔被攻击为长相“不符合毛泽东思想”遭到无情的耳光,打得眼睛直冒金花两耳嗡嗡作响。在拳脚耳光,人身攻击中我们渡过了难忘的三个多小时。晚上 11点多钟,在营部保卫干部押送下我们踉踉跄跄地回到了连队。临走时他不顾我们已遭到严重摧残的身心,要我们斗私批修,灵魂深处爆发革命。

            当晚我躺在被窝里,灵魂深处怎么也爆发不出革命,却伤心地哭了。





    长 娃    男

    原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师六团二十营四连

    现重庆市钟表工业公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分类信息推荐

    更多+

    最新北京分类信息

    更多+
    Copyright  © 2015-2022  西部知青网  Powered   by  www.ynzb.com    ( 蜀ICP备08006561号-3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成都市公安局网监备案
    公网安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