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往事 邓开建

    0
    回复
    352
    查看
    [复制链接]

    161

    主题

    170

    帖子

    99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95

    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23-1-22 20:45: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 中国四川泸州
     
    一件往事

    邓开建





            75年的一天,我正在山上“备耕”,远远看见山下公路上走来三女一男,其中母亲模样的人背着一个齐腿弯的包袱,还有两个像是她的女儿,背着铺盖卷,提着蓝帆布包,那最小的男孩仅六七岁,也背着一只小书包。一家4口一副惶恐的样子。

            原来孩子们刚死了父亲,他们从生活条件较好的平坝来到我们这偏远的12分场1队。母亲三十五六年纪,矮小的个子,对人说话满脸的笑。劳动时总穿件内衬衣,十六七岁的大女孩圆圆的脸,小巧的鼻儿,个儿不高却很迷人,成了孤男注目的中心。这母子4人的屋子也成了孤男们聚会的场所,经常在那里谈天说地的小光棍至少有七八个。最热烈的算是蔡老包,这家伙常常痴痴迷迷地对我谈起“老大”,还把家里寄的几斤腊肉偷偷送到她家。

            那年头,我当炊事员,每次来打饭的是她母亲,无不堆出满脸的笑,有时虽然低着头也分明是在笑,她把筲箕里的饭一抖,意思是能不能再添一点,我毫不动心,嘴里喊着下一个。

            有天晚上,我正要锁门下班了,她母亲又来了,看我要走,便紧赶两步,笑嘻嘻地对我说:“老凯,我说个事。”

             “啥事?”我冷冷地问。

             “我想……称点米。我娃儿晚上喊肚子饿,我想煮点稀饭吃。”

             “那不行。”我又不是蔡老包,用不着巴结你,何况,粮食一直很紧张,每人口粮虽说四十来斤,但因为劳动太累,副食没有,所有的人都喊饭不够吃。

             “老凯,我……”她脸上没了笑容,很惶恐地站在那儿,战战兢兢地低下头。我那时年少气盛,哪管那么多,锁门走了。

            第二天上街办事,回来时已是中午。快到连队时,忽然看见路弯的山坡有个白影在晃动,仔细一看,原来是那当妈妈的在一锄一锄地挖什么,锄头挥得很慢,看看她身边的藤叶,大概是在挖山药。山药这东西好吃,挖起来却累人,这种事本该由蔡老包来干,但他近来很少跟我提起“老大”,我猜他大概在老大脚下触了霉头。还听说别的孤男对他很有些愤愤不平,大概蔡老包要避避风头也未可知,这种雨后晴天挖山药可真要命啊。我心里动了一下,但也仅仅是动了一下而已,然后照旧埋头走我的路。

            大约过了半把个月,有天晚上,我已坐在窗下,望着对面山上的星星发呆,突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胆的哭喊:“妈呀!”我惊惊慌慌地冲出门去,听见有人大吼道:“老婆娘要死了!”我赶紧跑到那屋去,只见满屋是人,那母亲睡在床上,嘴里吐着白沫,屋里弥漫着呛鼻的农药味,三姐弟站在她跟前哀哀的哭。大家七手八脚地把她弄上躺椅,说要送到场部医院去……

            做母亲的就这样死了,没有人晓得她为什么会死,也没听说有人去寻根问底。那年月,那种环境,活着同死了的界限本来就不分明。过了几天,来了两个戴蓝布帽子的把三姐弟带走了。听说是民政局的人。

            这事过去以后,我有好几个晚上没睡好觉。白菜汤起锅时竟不知怎么泼到了脚背上,烫起了几个红鲜鲜的大泡。

            我想,她一个月 36元钱,四个人穿衣吃饭够难的了,如果那次我把米称他,再加上一勺花生油;她挖山药时我去帮她甩几锄,她会熬过来吗?现在,她在地下会不会记恨我?

            十几年过去了,这事在我心里还不能舒坦……







    邓开建    男

    原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师二团十二营一连

    现重庆前卫仪表厂宣传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分类信息推荐

    更多+

    最新北京分类信息

    更多+
    Copyright  © 2015-2022  西部知青网  Powered   by  www.ynzb.com    ( 蜀ICP备08006561号-3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成都市公安局网监备案
    公网安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