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事记趣 江仁文

    0
    回复
    374
    查看
    [复制链接]

    161

    主题

    170

    帖子

    99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95

    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23-1-22 20:4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 中国四川泸州
     
    闲事记趣

    江仁文





    工 伤



            李华进绰号“烟灰”,是工程连的重庆知青,72年农业学大寨运动中,他们连队有三个星期没休息了,尚且一天劳动12小时以上,他已感到体力不支,连请几次病假都未获准。

            一天下午,李华进与刘尚光在猪圈干活,见周围无人,李华进就要求刘尚光在他脚上砍一刀,刘尚光于心不忍,李华进竟向刘尚光下跪,刘尚光见其态度如此坚决,但又狠不下心,就把刀刃对准李华进的脚背,闭上眼丢了下去。李华进脚被砍开了,痛得在地上乱滚,可嘴里却高兴地叫着“我工伤了!我工伤了!”

            李华进精神上非常愉快,在家里美美地睡了两天。第三天早上,他脚上的伤口还在渗血,连长就要他干活儿了。李华进看着化了这么大的代价才换来两天休息,心里很委屈,连忙申辨他是工伤。连长看了看伤口就说“那好吧,你远的干不了就干近的,重的干不了就干轻的,湿的干不了就干干的。”李华进自感自尊心受到极大侮辱,大叫起来:“那不是照顾来例假的女同胞的规定吗?”连长冒火了:“我不看你是工伤还不给你这个照顾。”李华进无可奈何,只得瘸着脚一拐一拐地加入了到女同胞的队伍中,跟她们干活去了。



    睡 觉



             72年岁末,营里组织梯田大会战。三连全部搬到了深山里。男女知青搭通铺,住在一排简陋的草房里,隔断男女知青的是块竹笆墙。

            几天以后竹笆墙的蔑丝松了,在一天夜里,全连人酣睡时,竹墙垮了,睡梦中的男知青章小林滚到了女知青顾龙芳的被窝里,由于天冷他迷迷糊糊地将顾龙芳的被子盖在自己身上,一双臭脚又放在人家的腿上。顾龙芳在梦魇中感到一双毛乎乎的脚搭在了自己的身上,惊得她坐了起来,连忙打开手电,章小林把她的被子盖在了身上,嘴里流着梦口水,睡在枕头上,吓得她大叫“抓流氓……”章小林被人从睡梦中打醒,连夜挨了一顿批判。



    演 戏



             73年“五四”青年节的晚上,全营各连在营部举行文艺演出。4连颜世民在台上唱“沙家浜”的选段“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忽然雷雨交加,各队人马纷纷找房子避雨。颜世民则和四连的人一道往连队跑。跑在桥上不小心,脚被卡在了木缝里,他怎样往外使劲都取不出脚,一些正在往回跑的知青问他干啥,他开着玩笑说:“在这里体验生活,要像泰山顶上的青松一样,经受住雷电风雨的考验。”

            夜深了,风大雨大,冷得他直打哆嗦,四周无人使他感到有些心虚,可卡在木缝里的脚还没有取出来。他站也不好站、蹲也不好蹲,活活地折腾了一个晚上。清晨煮饭的炊事员上厕所,发现他浑身湿淋淋地歪着身子站在桥上,学着样板戏的人物用手在比划着,嘴里哼着西皮二流,就走过去问他:“颜世民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练功了呀!”颜世民见到炊事员苦笑着说:“练什么功哟!昨晚上脚被卡在木缝里现在都没有取出来,淋了雨冷得慌,脚又不能动,只有活动上半身,暖和身子,唱唱戏是为了壮胆。”炊事员愕然,连忙回到伙房提着斧头把木头砍烂才取出了颜世民的脚,颜世民看了看红肿的脚,哎哟哎哟地叫着回到连队。




    灌    粪



            5 连重庆知青汤光和因骂了指导员一句“屁眼虫”,指导员勃然大怒,一顶大帽子给戴上:“污辱革命干部”。推理既简单又荒谬,指导员是革命干部,骂指导员就是污辱革命干部。什么话不能骂,专骂小得不能见天的“屁眼虫”。

            汤光和当晚被推了个阴阳头,挨了一顿批判,触击了灵魂也吃尽了皮肉之苦,他实在想不通,就到卫生室偷了一瓶安眠药,立下遗书,服下安眠药。所幸遗书被知青及时发现,就报告了指导员,指导员下令灌大粪,并亲自撬开了小汤的嘴。小汤被灌大粪后,呕吐不止,连黄黄的胆汁也吐了出来,好半天一丝游气悠悠转来,命保住了,但恶心数日,他从此再不敢走绝路,生怕指导员又变什么花招来抢救他。



    臭 猪 脚



            4 连上海知青沈宝龙听说工程连死了一头猪,埋在菜地里,中午下班回来连午饭也顾不上吃,就到菜地里挖出了死猪。怎奈此猪已经腐烂并发出了恶臭。他不甘心自己劳动的失败,用鼻子东闻闻西嗅嗅,终于发现四支猪脚腐烂的程度较轻勉强可吃,就拿出砍刀宰下四支猪脚带回连队。

            下午沈宝龙请病假在家,将猪脚烧得黑乎乎的,便放在小铝锅里熬起猪脚汤来,汤散发出一股臭味。女知青王梅珍旷工在家,看见沈宝龙在熬猪脚汤,虽说闻到一股臭味,但毕竟还是肉呀!她要求沈宝龙分一支猪脚来开开洋荤。并亲热地叫他“龙哥。”宝龙一听笑开了怀,马上与梅珍开起了玩笑,要梅珍给她当老婆,没想到梅珍一口应允,片刻间两人欢喜得像小夫妻,大吃起臭猪脚来。





    江仁文 男

    原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师十九团二十营四连

    现重庆钟表公司机械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分类信息推荐

    更多+

    最新北京分类信息

    更多+
    Copyright  © 2015-2022  西部知青网  Powered   by  www.ynzb.com    ( 蜀ICP备08006561号-3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成都市公安局网监备案
    公网安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