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中的重庆知青P70

    0
    回复
    1353
    查看
    [复制链接]

    83

    主题

    92

    帖子

    72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23

    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22-7-24 12:2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 中国四川成都
     
    农垦知青参加对越自卫还击战纪实


    舒选民




    一、 缘起

      苏联于1968年8月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后,中苏边境冲突不断发生,并在1969年3月珍宝岛战斗中达到了顶点,两国都在共同的边境地区大量陈兵。

      1969年9月越南领导人胡志明逝世后,主张亲苏的黎笋上台。

      1973年1月美军撤离后,越南结束抗美战争。1975年北越打垮南越的阮文绍政权,实现国家统一。1976年,完成全国统一后,在苏联的支持下,越共总书记黎笋着手推行“印度支那联邦”计划,试图吞并整个印度支那半岛。1978年底越代替 南在苏联的支持下,迅速占领了中国的盟友柬埔寨。

      随着中国与美国恢复外交接触,特别是中美两国于1979年1月1日正式建交后,中越两国的关系则开始变得更加严峻了。越南把中国视为“头号敌人”,中越关系急剧恶化,中越边境不时发生武装冲突,从1977~1979年,越南驱赶华侨 虾是 20余万人,侵犯中国边境的事件猛增到1860起,众多中国边民受害。中国边疆的和平、安定和人民的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

      为了支援柬埔寨的反侵略斗争,使越南陷入两线作战的环境,并且为了维护边界安全,中央军委于1978年12月7日召开会议,并于8日下达了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命令。

      1979年新年前后,地处中越边境的云南红河州和农垦系统的国营农场开始组织人员后撤,一些农场知青也以各种名义返回原籍城市。同时,地方武装部开始在农场挑选人员组织民兵队伍,主要负责物资运输和伤员救护,也组建了一些民兵作战连队。

      金平县武装部组建了“金平民兵82击金平农场云南生产建设兵团四师十八团四连、十五连、砖瓦连)知青和其他农场职工以及金平橡胶厂职工共8归中国人民解军防四团指挥,主要任务配合边防四团,在对越自卫反击时压制敌方火力,扫清前进障碍。


       82迫击炮连有九个班,每个班配置一门 82 迫击炮,一般每个班配置班长、副班长、一炮手(瞄准)、二炮手(击发)、三炮手、弹药手等7名战斗员。

      “因我们炮一班只有五名战斗成员,我们农场的卢场长和他儿子就到我们班代替弹药手”,舒选民说:“农场本地职工殷良友是班长,上海知青祝阿龙是副班长担任一炮手,当时我是二炮手,熊道友是三炮手,还有一位是担任弹药手的农场本地老职工杨友昌。

       我们炮连的阵地,就在当年云南生产建设兵团四师十八团三连的九号山上。山下是我国的金水河口岸,河的对面就是越南”。


    二、踹门

       1979年2月17日清晨4点半左右,朦朦胧胧睡着的舒选民,被一声“各炮手就位”的呼喊声叫醒。他翻身爬出了猫耳洞,急急慌慌和战友们站立在本班炮位旁,坚守在岗位上,这时离我国对越自卫反击还剩下两个多小时。

      大概在清晨五点过后,前面越南阵地上传来了“轰”的一声地雷爆炸。舒选民回忆说:“本就高度紧张的我,更加紧张和激动。感觉到班上的其他人都和我一样,身上发出微微的颤抖,就连说话的语气都不正常了。”时间在一分一秒地逝去,感觉好漫长的等待……。

      终于到了早上七点,驻扎在金平边防十四团的全体官兵,准时向越南阵地发起攻击。激烈的枪炮声,地雷声,电闪雷鸣,响彻大地。大家知道:在广西云南的边境线上,东西两线的千里战线上都准时打响对越反击。

      战斗已打响了几分钟,终于等到连部发出了准备攻击越南XX阵地目标的指令。

      “瞄准手和我立马调正炮口,调整密位,高低左右水平等射击诸元,向指挥员报告一炮位调整完毕”舒选民仍然有些激动地回忆说:“紧接着,高参谋就发来第一次攻击指令:各炮二号炮手装弹,十发急速射。我连忙接过三炮手熊道友递过来的炮弹,小心翼翼地从炮口丢了进去,刚面对着炮口蹲下,砰的一声,炮弹瞬间从炮口射出。

      炮弹发出后,副班长祝阿龙马上调整炮口高低水平仪。因为每发射一发炮弹,炮身受后坐力的影响,炮口抬高,炮弹就会越打越近。只听副班长喊声'好’!我立马从能道友手中接过炮弹,准确无误地装进炮口。

      一分多钟过后,我班十发炮弹发射完毕。然后全班人员马上给后面的炮弹装填引信管、底火、药包,等待下一次炮击使用。”

       不一会儿,指挥所传来下一个打击目标。他们立即根据打击目标的距离方位调整好炮口方向,等待发射命令。等到准备完毕的报告后,又是一个十发急速射的口令,新一轮的炮击开始了。

       “经过上一轮的操作,我们的操炮动作越来越熟悉了,”舒选民说:“等我们一班的十发炮弹发射完了,全连炮声还在不断的响起,持续了好一会儿。

      因我班战斗员不够而来支援我班充当弹药手的卢场长,是解放战争时的南下干部,有战斗经验。我就问他可不可以在我们炮弹已射完而友邻炮位还没射完十发时,多拿点炮弹过来由我们继续发射?卢场长说,在炮弹充足的情况下是可以的。后来我们在战斗间歇的时候,就多准备了几发炮弹。越来越熟练后,在旁边的二炮位十发炮弹发射完毕时,我们一班炮位就发射了十七发炮弹!”

      金平民兵82迫击炮连的阵地在我方九号山的山脊线后面,由于山脊线的遮挡迫击炮连的战士们看不到河对面的越军阵地,全凭在高处的观察指挥人员报告方向和距离。越军的阵地也基本上都是45度的山坡,这样的地形对于迫击炮弹着点不如平地理想。在炮击暂停下来的时候,只能听见前方越军阵地上的枪炮声。

        “随着一轮一轮的对越阵地上的炮击,时间已到了上午十点多钟,我此时心情才逐步平静下来,”舒选民回忆说:“我们友邻部队是边防十四团的一个100毫米迫击炮阵地。相比之下,我们民兵82迫击炮连在高参谋的指挥下,比他们发射的炮弹还要多。中午吃饭之前,我们一班炮位就发射了近100发炮弹。”

      早春二月的南疆中午时刻,太阳直射在阵地上,气温已很高。为了避免战场上中暑,舒选民肩上搭了一块扛炮架的垫肩,腰间系了两个急救包,不伦不类的光着上身赤膊上阵了。

      到了下午一点过后,指挥所命令做为82迫击炮连基炮的一班向敌方阵地上试射了三发炮弹,确定射击诸元后,紧接着就向全连下达了对准敌阵地 XX号目标,进行五分钟炮火全面覆盖的命令。

      各炮位调整完毕后,指挥所下达发射的指令:全连九门火炮向敌方阵地倾泻了四、五百发炮弹。

      “当时是激烈的战斗配合着激动的心情,我只顾接过炮弹机械地发射、蹲下、发射、蹲下,一发又一发地从三炮手那里接过炮弹,装进炮口,砰砰砰的炮声响彻整个炮连上空”,舒选民忘情地比划着回忆。

       “小心,别太靠近炮身,炮膛已发红了”,卢场长在一边说:“我当年从北打到南,都没有见过舒选民你这样的打法。”

      越打越熟练,操作越来越快。激烈的战斗,让这些知青和农场职工、当初的兵团战士在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过程中,真正接受了战火的洗礼。

       这次炮击后,看到一班的炮弹所剩不多了,一班长殷良友立即向连部请示添加炮弹。过了一会只见边防十四团的战士陆陆续续的扛来不少炮弹箱。打开一看,炮弹涂满了防锈油,表面上的漆是灰蓝色的,与先前发射的炮弹不同,听说这些炮弹是解放军从敌人手里缴获来的。接着全班人员赶紧扯了些杂草,甚至把衣服和裤子撕成碎片,抓紧时间擦拭炮弹,经过一个多小时总算把炮弹擦完。

      在几轮炮火严厉打击下,正面的敌人已失去抵抗力,枪炮声骤然停了下来。敌方的阵地烟雾弥漫,表面燃起了熊熊大火,到天黑都没有燃烧完。

      第二天早上,金平民兵82迫击炮连和兄弟部队的炮火,对越南最后几个目标再次进行打击。经过好几次的炮击后,敌方的表面阵地基本上都摧毁了。

      最后剩下一个越军工事,是一个十分牢固的暗堡。从我方阵地望过去,它的位置在山脊线边缘的一个点上,不太好打,我们炮连打了好几次都没有效果,弹着点都不佳。部队上用三七高炮平射了一阵都毫无办法,最后用反坦克的85mm加农炮打了几发炮弹才把它打掉。

      经过这两天对越军的炮火打击,金平民兵82迫击炮连参与的踹门任务圆满结束了。

      “我们一班单炮发射了两百八十多发炮弹!在全连单炮发射炮弹是最多的一门”,舒选民脸上流露着满满的自豪感:“我们炮一班荣立了集体三等功,受到了边防十四团的嘉奖。作为一炮手的副班长祝阿龙和二炮手的我,都荣立了个人三等功”。


    三、尴尬的误会

      1979年3月16日,进行了一个月的对越还击战告一段落。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占领了越南北部二十余座城镇,摧毁了越南北部的基础设施后开始撤回中国境内。

      3月13日,解放军主力部队尚未完成撤军,云南省军区边防十四团就对配合该部的参战民兵进行了表彰,并给舒选民他们颁发了立功受奖证书。遗憾的是,舒选民的名字被误写为“苏显明”(极有可能是云南方言的口音之误)。不以为然的舒选民当时却未坚持要求改正。


       “记得在1979年2月底至3月初的时候,《云南日报》发表了一篇在自卫还击战中,我和祝阿龙在战斗中立功受奖的先进事迹的报道,就是用的这个错误的名字”,舒选民无奈地说:“后来《人民日报》和《重庆日报》转载这篇报道时都是用的这个错误名字。

      1979年6月3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35549部队给舒选民颁发三等功奖章时,仍然根据档案使用了“苏显明”这个错误的名字。

      “害得当年重庆市南岸区武装部请我母亲去参加表彰会和聚餐,我母亲都不

    敢去。”舒选民说:


      前几年舒选民回农场故地重游时,意识到他们参战民兵虽然没有因立功受奖享受什么待遇,但这始终是个问题。便找到农场武装部出了一个更改名字的证明。



       注:除第一张图片来自网络外,其余照片为舒选民提供。



    舒选民:

      男,汉族,1953年10月10日出生于重庆。

      1971年5月5日随重庆二师附中70人,参加第十二批“重庆市支边青年”赴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与重庆市第17中学30人一起分配到四师十八团(现红河州金平农场)四连。

       1979年5月30日以“困退”的方式回到重庆待业,后来经朋友介绍在长江橡胶厂做了半年临时工。

      1980年元旦后进入总后勤部所属的6905厂办“大集体”--重庆缙云电器厂做木工。一年多后改学车工,总觉得快到“而立之年”了,必须把被文革耽误的青春夺回来,刻苦学习,钻研技术,很快熟练掌握了生产技巧,担任了班组长。

      2000年被厂里提升为管辖四十多位员工的车间主任,任职车间主任期间,加工的产品质量大幅度提高,得到了同事和领导的认可。

       2002年工厂在“抓大放小”的企业改革浪潮中倒闭后,为了维持生计,又辗转到一家私营企业打工十余载,直至 2013年退休。



    金平农场(云南生产建设兵团十八团)四连舒选民口述

    景洪农场十分场(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团十营)七连胡长安整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分类信息推荐

    更多+

    最新北京分类信息

    更多+
    Copyright  © 2015-2022  西部知青网  Powered   by  www.ynzb.com    ( 蜀ICP备08006561号-3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成都市公安局网监备案
    公网安备案